本会新闻
友情链接





徐泽会长在“纪念基本法颁布二十七周年研讨会”上发表演讲

2017-04-29    全国港澳研究会

     

         4月29日上午,香港基本法推介联席会议在香港九龙举办主题为“恪守一国,慎行两制”的纪念基本法颁布二十七周年研讨会。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梁振英、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主任张晓明出席。梁振英先生发表致辞。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徐泽等7位嘉宾发表主题演讲。徐泽会长的演讲题目是《勿忘初心 坚定信心 保持耐心 把“一国两制”推向更大成功》。

                  图:4月29日上午,香港基本法推介联席会议在香港九龙举办主题为“恪守一国,慎行两制”的纪念基本法颁布二十七周年研讨会

 图: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徐泽发表主题演讲

 

全文如下:

勿忘初心 坚定信心 保持耐心
把“一国两制”推向更大成功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

        非常荣幸主办方邀请我出席今天的研讨会并在这里发言。主办方希望我讲一讲关于基本法的初心,以及我们应当如何坚定信心、保持耐心、把“一国两制”实践推向更大成功,这个题目很有意义,我十分认同,但又很大,在此只能谈几点粗浅体会,与大家分享。

        这两年,随着《“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的发表、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的“8·31”决定出台,香港社会有一种声音认为,中央收紧了对香港的政策,也不乏有人更为极端地认为,“一国两制”走形了、变味了。真是这样吗?我认为,这种看法,或者疑虑是不正确的,也是不必要的。那么,为什么会有这种看法和疑虑呢?究其原因,就在于是不是全面、准确地理解了“一国两制”方针,而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必须深刻领会邓小平先生的“一国两制”思想。在他的“一国两制”思想当中,我以为有这样几点是至关重要的。

        首先是关于香港的主权属于中国的基本立场。用邓小平的话说,就是“主权问题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邓小平所宣示的是中国政府的一贯立场,即不承认三个不平等条约,解决香港、澳门问题完全属于中国主权范围内的问题。正是基于这一立场,邓小平坚决反对任何“以主权换治权”的主张。中英谈判正是在确认了1997年后整个香港的主权和管治权属于中国这个前提后,才得以展开并最终达成联合声明的。

        第二是关于爱国者治港的原则。他指出,“必须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爱国者的标准是,尊重自己的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这不仅是从政治伦理上提出的要求,而且是具有法律规范意义的界线和标准。

        第三点是关于“一国两制”要讲两个方面都不变的原则。他指出,“一国两制”是在国家主体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基础上制定的,“改变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香港会是怎样?香港的繁荣和稳定也会吹的。”因为正如他所指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改变了中国的形象,中国的主体必须是社会主义,这是一个前提,没有这个前提不行,允许小部分地区实行资本主义,是为了有利于社会主义生产力的发展。

        第四是关于中央必须保持必要权力的原则。他指出,“切不要以为香港的事情全由香港人来管,中央一点都不管,就万事大吉了。这是不行的,这种想法不实际。”因为,“如果中央把什么权力都放弃了,就可能会出现一些混乱,损害香港的利益。所以,保持中央的某些权力,对香港有利无害。”他还严肃指出,如果九七年后有人要把香港变成一个在“民主”幌子下反对国家的基地,那就非干预不可。

        第五是关于香港的政治体制不能照搬西方那一套的原则。他指出,如果照搬三权分立、议会制度的那一套,并以此来判断是否民主,“恐怕不适宜”。为什么说不适宜?邓小平指出,因为我们国家实行的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院制,这种体制最符合中国实际,益处很大,很有助于国家的兴旺发达。在普选问题上,他主张要循序渐进,逐步过渡,一步一步来。邓小平所提出的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治体制必须适应回归祖国的现实需要重大原则。

        第六是关于“一国两制”长期不变的原则。邓小平指出,“实行‘一国两制’是从中国实际提出的”,“就香港来说,用社会主义改变香港,就不是多方都能接受的。所以要提出‘一国两制’”。而这也是我国改革开放政策的需要。正如他所指出的,“如果说在本世纪内我们需要实行开放政策,那么在下个世纪的前五十年内中国要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也不能离开这个政策,离开了这个政策不行。保持香港的繁荣稳定是符合中国的切身利益的。所以我们讲‘五十年’,不是随随便便、感情冲动而讲的,是考虑到中国的现实和发展的需要。”他还说,“如果开放政策在下一世纪前五十年不变,那末到了后五十年,我们同国际上的经济交往更加频繁,更加相互依赖,更不可分,开放政策就更不会变了。”很显然,邓小平是把“一国两制”作为国家改革开放国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加以提出的。

        邓小平的“一国两制”思想当然不止这些,但我认为,这几条是核心,是纲领,是建构特别行政区制度的骨干框架。什么是“一国两制”的初心?这就是“一国两制”的初心。

        正是秉持这一初心,在1982年修改宪法时,全国人大增写了宪法第31条,规定“国家在必要时得设立特别行政区。在特别行政区内实行的制度按照具体情况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法律规定。”还增写了第62条第十三项,将“决定特别行政区的设立及其制度”,作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项新的职权。而这个时候,中英谈判才刚刚开始。也就是说,决定采取“一国两制”方针政策以解决香港问题,这是中国国家的主权行为,是国家意志的体现。实践证明,基本法颁布27年来,它不仅和联合声明一道,保障了香港的平稳过渡和顺利回归,而且更重要的是,基本法为香港回归后保持原有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变,保障居民的权利和自由,促进经济社会不断进步,有序发展香港的民主建设,发挥了坚实的制度保障作用,成为“一国两制”在香港成功实践的法律基石。

        正是秉持这一初心,中国共产党十八大报告提出了中央对香港实行的各项方针政策的根本宗旨,即维护国家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保持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并提出了全面准确贯彻落实“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所要坚持的“三个有机结合”的原则,即“必须把坚持一国原则和尊重两制差异、维护中央权力和保障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发挥祖国内地坚强后盾作用和提高港澳自身竞争力有机结合起来,任何时候都不能偏废。”如果说这些表述与此前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把邓小平“一国两制”思想和基本法的规定做了一个更加全面、更加准确、更加深化的高度概括。而在此后发表的白皮书则是对十八大报告的进一步解读,目的是针对“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针对香港还有一些人没有完全适应回归祖国这一重大的历史转折,针对在“一国两制”方针政策和基本法认识上的模糊和片面理解,依据宪法和基本法作出明确回答,以期收到正本清源,拨乱反正之效。

        通过以上简要回顾,我们不难看到,从当初邓小平先生提出“一国两制”构想到完成基本法的起草;从保持香港的平稳过渡,实现顺利回归,到回归以来中央严格按基本法办事,为保持香港的繁荣稳定作出的巨大努力,充分体现了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保持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这一根本宗旨,充分体现了中央对“一国两制”初心的坚守。只要不是心存成见,或者戴着有色眼镜,对中央这份坚守初心的诚意,应该是历历在目,是深入人心的。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正是有了这份对初心的坚守,才使得“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推进。尽管不断有杂音、有阻力、有干扰试图阻滞这项全新的伟大事业,但中央始终对“一国两制”方针符合国家发展战略、“香港的中国人能治理好香港”保持信心,对在香港出现的那些由于对国家近代历史不了解、对国家宪法体制不明白、对基本法的理解有偏差而产生疑虑的人,始终保持耐心,相信他们迟早有一天会明白过来;与此同时,与那些企图改变“一国两制”,把香港引向歧途的行为进行了毫不妥协的斗争,这才使得香港能够持续保持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实践证明,搞懂初心,不忘初心,是保持信心和耐心的源头和动力,始终坚定信心和保持耐心,“一国两制”的生命之树必然长青。

        今年是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周年。如果从1979年元旦中央发表对台湾同胞书,提出和平统一祖国方针算起,“一国两制”已走过了将近四十年的历程。回顾这段历史,我们很清楚地看到,正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方针、总战略的指引下,我国一举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今天正在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而“一国两制”应运中国改革开放而生,为我国站到历史新起点上作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今天,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目标,因此,我们也将准备进行具有更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只要我们按照习主席提出的坚持“一国两制”方针不动摇、不走样、不变形,不折不扣地把宪法和基本法确立的特别行政区宪法体制落到实处,坚定不移地按照国家十二五、十三五规划为香港制定的发展战略,提升和发挥香港的功能和优势,香港就一定能够在国家“走出去”的历史新阶段中作出更新、更大的贡献,香港同胞也必将在这个过程中分享更大的福祉和荣耀。

        谢谢大家!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5522986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北街吉祥里101大厦B座邮编:100020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