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以来首次发表 引来各方复杂解读“一国两制”白皮书震动香港

    

环球时报2014-06-11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昨天发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这是香港自1997年回归以来的第一次。香港媒体称,白皮书发表之际,正值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话题热议,而两周后的6月22日“占中”运动将发起“全港对政改的投票”;香港特首梁振英则表示,白皮书经过1年时间的策划和撰写,并非针对香港未来几周将要发生的公投和游行。这份2.3万字的白皮书涵盖了有关“一国两制”在香港实践的方面面面,其中“中央拥有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全面管治权”、“防范和遏制少数人勾结外部势力干扰破坏‘一国两制’在香港实施”的部分尤其引发关注。近两年来,“拉布”“政改争吵”“占中”等新闻不断缠绕香港,许多人都在问,曾以“繁荣”、“开放”、“民主”形象示人的香港到底怎么了?香港的路在何方?现在,人们开始在这份白皮书中寻找答案。

白皮书在港激起千层浪

“北京一国两制白皮书,激起港岛千层浪。”香港《南华早报》10日如此描述白皮书发表后的香港。当天的香港信报财经新闻网站上,从11时17分刊登“国务院突然发表香港白皮书”一文开始,近两小时间推出23篇报道。

《南华早报》强调,这是香港回归17年以来,北京首次发布针对“一国两制”的白皮书,详细阐释有关制度安排,强调北京对香港享有“全面管治权”。报道说,白皮书指出,在特区各项事业取得全面进步的同时,“一国两制”在港的实践也遇到了新情况新问题。白皮书称,香港社会还有一些人,没有完全适应这一重大历史转折,特别是对“一国两制”方针政策和基本法有模糊认识和片面理解,目前香港出现的一些在经济社会和政制发展问题上的不正确观点,都与此有关。白皮书建议,面对内外经济环境的深刻调整和变化,香港需要不断提升竞争力。香港长期积累的一些深层次矛盾日益突出,需要社会各界群策群力共同化解。

10日下午,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在记者会上说,白皮书对香港市民及国际社会进一步深入认识“一国两制”有积极作用。他说,白皮书不单对香港发放,而且通过7种文字向国际社会发放。梁振英表示,中央对香港的管治权,与香港的高度自治没有矛盾。

香港信报财经新闻网站报道说,白皮书共2.3万字,但最令人关注的是最后3000字,在这个以“全面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政策”为题的部分,从法理上对“一国两制”进行了更详尽的阐释,并且把重点从《基本法》时期的“两制”转移到“一国”。报道说,参与白皮书起草的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强世功在10日受访时表示,白皮书最明显的就是提出“中央对香港的管治权”。针对目前香港出现的“在经济社会和政制发展问题上的不正确观点”,白皮书强调了“中央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他说,这意味着中央对香港的主权不仅落实在国防、外交上,更多的是落实对香港的管治权。

BBC称,香港“占领中环”的一名组织者声称,白皮书针对的是“6?22公投”和“7?1”游行。该组织者称,过去一段时间,北京退休高官、商界重量级人士都分别对“占中”行动“发炮”,这次发表白皮书也是一系列行动之一。亲近反对派的香港网络媒体“852邮报”称,白皮书有“一箭三雕”之效。第一、由国务院发表白皮书,形成权威性的白纸黑字,再非个别领导人的意见,代表性极高,同时又免却人大释法的“震撼”;第二、“外部势力”不断发表干预香港的言论,以白皮书斗白皮书,正好作“政治对冲”;第三、“6?22公投”在即,形势紧迫,国务院一锤定音,明确指出香港没有剩余权力,特首必须爱国爱港是有法律依据的,好让更多香港人“知道怎么做”或“死心”。

《星岛日报》10日称,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认为,白皮书只是就香港回归以来如何落实“一国两制”作总结及回顾,同时重申中央对香港特区的权力,并非要向港人施压。行政会议成员林健锋说,白皮书内容丰富,能令各方更了解国家方针。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谭耀宗认为,中央对香港的立场并无改变。他同意香港拥有的自治权是由中央授予的观点,认为中央重申“一国两制”的安排和含义具现实意义,因中央见到香港有人公然否定《基本法》。

被认为亲政府的香港网络媒体“巴士的报”10日撰文说,中央政府希望利用白皮书来作为治港理念的系统论述,与占领中环运动打对台,但并不是为了打“6?22”公投而作。至于白皮书的内容,除了反占中,亦反对外国势力干预香港,以及本土主义,显示中央政府不怕和不同势力过招。香港电台10日援引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的话说,国新办发表这一白皮书意义非比寻常,中央意识到香港的“一国两制”发展到达转折点,到底会朝着中央的方针,抑或走向与中央对抗,甚至成为颠覆基地,威胁国家安全。他估计,中央对港政策不会再采取容忍及姑息的态度。

“外部势力”与“极少数人”“中国白皮书:警惕外部势力利用香港干预内政。”关于香港“一国两制”的白皮书发表后,BBC对这部分内容尤其敏感。报道称,白皮书强调,要警惕外部势力利用香港干预中国内政的图谋,防范和遏制极少数人勾结外部势力干扰破坏“一国两制”在香港实施。

香港信报财经新闻网站10日援引时事评论员刘锐绍的话说,中央担心外国势力抢夺香港管治权,希望排除外国势力,但过去的字眼没有这次来得这么直接,反映出北京忧虑香港现状。10日下午,香港特首梁振英就此回应记者提问时说,“关键是防范”,因为香港有特殊历史背景,在国际政治中比较复杂,每个人都应有这个防范及警惕。

“852邮报”称,所谓的“外部势力”,自然主要指美国,但这段话需要留意之处却在“防范和遏制极少数人勾结外部势力”这15个字上面。对于“极少数人”,北京不但会防范于未然,更会遏制于已然。换言之,北京已经将“极少数人”的活动“定性”为已经策动,而必须“遏制”。由此可见,“占领中环”的3名发起人处境极危险。

香港《文汇报》8日的一篇文章聚焦“台独”。文章说,香港激进反对派“占领中环”曾多次赴台会“台独”分子“求援”,并邀请他们来港,向对方“求教”,而“台独理论大师”林浊水、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等都曾承诺支持“占中”。文章称,“占中”与“台独”势力合流势将为香港带来严重毒害。

香港《南华早报》2日曾刊文报道称,英国驻香港总领馆发言人公开称,“总领事经常见议员和其他相关方,讨论广泛的问题,包括政改”。报道说,英国外交官这是对中国外交部驻香港公署特派员宋哲的响应,此前宋哲发表一份声明要求英国不要干预香港的政改。报道援引香港理工大学时事观察家钟剑华的话说,英国的响应出乎意料的“直接”,“通常,总领事会继续不动声色地做他们一直在做的。”德国洪堡大学国际政治学者霍尔特曼1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香港在中国的地位很特殊,是中国通向世界的门户。西方一些外来势力盯着香港是必然的,他们在香港推动西方式民主,而香港发生的一切会给内地一些地方带来示范效应,尤其是互联网时代。不过,他认为,中国的凝聚力足够大,香港肯定会在中国轨道上运转。

香港怎么了

“国务院每年都会发表多份白皮书,就各个范畴阐述权威立场、方针和政策,涉及议题都被视为是当时中央最为重视、认为最需要解决的问题。”香港“now新闻台”10日报道称,国务院发表的白皮书,涉及的议题可分为国情、外交、国防、人权和地方问题五个种类,今年香港正进行政改咨询,又愈来愈多出现所谓本土派声音,国务院在这时候发表关于“一国两制”的白皮书,可见中央对问题有多重视。

霍尔特曼10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香港正发生变化,一些民主派变得日益极端,北京现在看来要用法律等手段扼阻这种趋势。他尤其对香港的“占中”表示担忧。

对抗了亚洲金融危机,战胜了非典疫情,经济增长年均5%,保持世界金融中心一极的位置,在奥地利《新闻报》看来,1997年回归之后,香港成绩斐然。报道同时也称,在政治上一些香港人感到沮丧,贫富差距和腐败也是问题,最重要的是,香港人担心自己在中国的地位变得渺小。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网站5月12日题为“为什么香港不高兴”的文章中说,香港主流担心被上海和深圳取代,香港想确保特殊性。但事实上,香港只是一个中等(虽然重要的)中国城市。文章还说,一些中产阶级香港人认为,快乐的关键是“选举权”和更大的“独立于”北京。但这种希望可能既不现实,也是错位的。香港“已经实现了像一个运行良好的民主国家那样的多数好处”,而且,“即便得到更多民主和主权,香港人现在抱怨的——高房价、排长队等——也不会消失”。

本周六,香港将上演一场特殊的演习:各银行要确保中环一旦瘫痪,银行业运作不致受损。香港《成报》10日报道说,最近街头政治运动“占中”的目的就是要瘫痪中环,以争取他们心目中的政改方案,而一些激进示威者最近不断发起各类“变种版占中”,上周五就发生了“占领立法会大堂”。在这种背景下,香港的金融界、医学界、警方及中环商户严阵以待,纷纷研究应急机制。香港《成报》评论称,近段时间,香港政坛热门话题不外乎“占领中环”和终将告一段落的立法会“拉布”。文章称,这两项看似独立的反社会行动,当中其实有一共通点,就是发起人坚持自己的政治主张可以凌驾一切,“牺牲香港满足一己政治目的”。报道称,这不是彰显民主,而是对民主的侮辱。

版权所有:全国港澳研究会电话:010-68598551
地址:北京市月坛南街77号邮编:100045邮箱:cahkms_info@126.com 京ICP备14025456号